不说了,哼。

会沉寂吗?

mark一下我昨天做的狗血的梦。梦到马哥和pyl在一起了,然后马哥极度恐惧疼痛,所以一直不让小平ooxx,两个人从来没有真正进入过。谈了好几年,两个人准备结婚了,小平说你忍一忍让我进去一次吧。马哥试了,疼的不行,进了一点挣扎的不行把pyl推开。pyl很难过,马哥很愧疚,最后pyl说,那你愿意穿婚纱么,马哥纠结了好久同意了。pyl给马哥定了婚纱回来试,试完pyl看着马哥很动情,各种挑逗前戏,pyl撩起裙摆下定决心准备强了,马哥想忍着进入就算了,可是还是忍不住,疼的他胃痉挛,一直抓pyl指甲扣到肉里,简直要晕过去,然后还是拼命把pyl推开了,一个人缩在床角。pyl问说,你真的这么不愿意和我做么?马哥说不出话来只能摇头。pyl眼神落寞地点了点头说,好,我知道了,我们分手吧。然后就推门走了。最后是马哥一个人穿着婚纱缩在墙角,一点声音也没有地哭。

评论(32)
热度(9)

© 不说了,哼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