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说了,哼。

会沉寂吗?

一个开头

她最喜欢那种人,好看,才华横溢,执拗又天真,他谁都不听又谁都不信,偏信这狗日的世界还能醒。他沉默,往哪里一站都是一把刀,凛冽,光彩。那种人,脸上又脏又野,心里却又软又白,他不伤世人,只伤他的刀鞘。
他最终是要死的,和着诗,和着歌,和着含满沙石的风,死在粮食与人群中,他死时还年轻。
他活不到老。
他是斑斓世界里永远热血,永远动人的心脏。

你不要做他的刀鞘。
你裹不住他。

评论(5)
热度(12)

© 不说了,哼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